长春药酒网

唐一军仕途中的大转折,起于宁波终于江西

来源:admin 时间:2024-05-26 13:27 阅读

从唐一军的仕途生涯来看,属于他主政的时间其实并不长,真正有拍板决定权的时间,也就是七八年的光景,在担任宁波市市长之前,他虽然已经官至副部,但一直没有在核心决策层。

唐一军早年长期担任秘书工作,后来又在宁波任职十几年,从宁波纪委书记到政法委书记,再到副书记和政协主席,在50岁的时候就成为副部级,看似进步很快,但实际上一直都没有进入绝对权力圈。他几乎没有地市以下任职的经历,更没有当过区县乡镇的党政负责人。

如果不是2016年宁波市委书记调离,市长突然被查,唐一军很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。宁波是浙江唯二的副省级城市,又是经济重镇,党政主要领导的人选,副部基本上就是任职门槛,市委书记通常由省委常委兼任,市长则一般由副省长担任,最次也要是其他重要城市的书记来接任。

所以,以宁波市政协主席之身接任市长,本身就有明显的重用成分,而在代理市长还没有转正的情况下又同时担任市委书记,更是重用中的重用,而在任职一年多的时间后再升任辽宁省省长,那简直就是重用的三次方了。

人有时候就是这样,一旦风光无两之时,就容易飘,错把厚爱当能力,在工作上就容易陷入刚愎,迷失在自我膨胀中,这个时候如果不自重,外部的围猎者就容易突破他的防线,然后将其拉下水。

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落马的年轻官员,他们仕途顺利,履历极为漂亮,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攀升到了高位,早早到达重要的位置,可一旦落马之后你会发现,他们的变质并非朝夕之间,而是有一个缓慢的过程。而且他们普遍有一个共性,那就是做事情过于武断和专横,根本听不进任何意见,太自以为是。

比如曾经担任过贵阳市市长和黔西南州委书记的刘文新。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刘文新生于1967年,不到40岁就当上了区长,还成为副厅级干部。46岁成为贵阳市市长,50岁的时候就主政一方,成为州委书记。他在当市长和州委书记的时候就非常霸道,当市长时根本不把市委书记放在眼里,当州委书记开会时指着班子成员鼻子骂。

在落马忏悔时,刘文新曾对着镜头直言,他从内心里是瞧不起他们的,认为他们的能力都没有自己大,也没有什么见识,他们的意见不值一听,所以凡事都由着他自己的喜好来。

还有前段时间落马的湖北天门市原市委书记易先荣。34岁就当上了县长,是湖北当时最年轻的县长,36岁时又跨省升任副厅级干部,仕途前景被一度看好,但他当了整整16年副厅之后,最终还是被查。

还有从副部断崖式降为科员的赵智勇。他37岁就当上了江西省的副省长,一直当了13年的副省长,后来还兼任过一段时间的九江市委书记,赵智勇的作风就是说一不二,他在卸任九江市委书记之前,曾突击提拔了32名女干部,成为一时笑谈。

后来,赵智勇被查,由副部级直接降为普通科员。但是,降为科员后的赵智勇仍然不老实,依然利用自己的影响开展违法违纪活动,最终在被处理9年之后再度被查。

再远一点,还有曾经担任过安徽省副省长的周春雨。他和唐一军一样,都曾长期担任秘书工作,然后外放至地方工作。周春雨的升迁之路,更是一路火花带闪电,他33岁升为副厅,成为安徽省财政厅副厅长,40岁出任马鞍山市市长,48岁升任安徽省副省长,但上任半年后就被查,成为落马最快的副部级干部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79111873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